东方智库丨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是社会

东方智库丨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是社会
2019-03-08 12:03 未知 编辑:admin

  2019年1月中旬,中央印发《中国党政法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1月13日开始实行。这是我党历史上针对政法工作第一次制定专门的党内法规,明确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及领导监督机制。该部党内法规的颁布实施,在国家理论方面推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发展,在实践层面完善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具体机制和制度,对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保障社会稳定和人民合法权益的公平实现,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党的以来,强调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党的四中全会报告指明了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基本路径,明确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实现这个总目标,坚持中国党的领导是最根本的保证。习总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再次强调“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政法工作一般是指、法院、检察院、监狱、部门等代表国家暴力机器的职能机构的履职状况。这些职能机构在和平时期,是保证国家稳定、社会有序运行的重要治理体系。这个治理体系的立场和理念,直接决定国家政权的稳定和人民权益的实现程度。纵观国际社会,国内和平状态下,各国都是由国家暴力机器作为后盾和支撑,维护公民基本权益安全,打击各种危害社会正常运行的行为,保证国家稳定。从国家性质和意识形态层面看,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是国家主人,国家权力属于人民。我国作为一个约14亿人口的大国,如果每个公民都直接行使当家作主的国家权力,在绝对下各行其是,会因每个人想法、治理国家事务的手段不统一和时空地域的差异等,导致国家运行陷入无序状态,损害人民根本利益和国家正常发展。针对国家治理中绝对的破坏性,人类通过不断探索和总结,认为在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国家,不宜实行绝对的治理形式,并产生了代表制的治理制度,即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代表自己意志的人,授权其代替自己行使国家主人的权力,实现对国家的有效治理,并更好地保障人民权益的实现。我国人民通过选举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形式,授权代表行使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力。在人民代表大会上,代表通过充分协商、讨论和妥协形成的全体人民共同意志,确定在宪法中以法的形式保障人民当家作主权力的实现。但人民代表大会等国家机构的运行,需要组织和驱动力量,对此,人民授权的代表形成的共同意志制定的宪法,在宪法序言中,确认中国党是国家的领导党,在宪法正文第一条第二款中又强调坚持中国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人民以宪法这一法律形式确认和授权中国党领导自己治理国家,并通过法律程序选举、任命中国党党员进入国家机构,依法领导国家和履行管理国家事务、公共事务的职责,人民认同、接受和执行中国党治理国家事务的行为和接受其约束。在国家治理的具体事项中坚持中国党领导,是秉承人民共同意志的具体体现。、法院、检察院和监狱等国家暴力机器是人民的国家机器,在和平时期是维护人民权利的重要保障手段。坚持中国党的绝对领导,防止各种违背人民共同意志的行为和言论绑架人民,是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底线。前些年,学术界的某些人和一些所谓网络大V,断章取义,不顾西方国家机构运行的真实状况,曲解西方所谓的自由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基本制度,歪曲解释西方的“司法独立”,不要执政党的领导,误导国内舆情和人民群众。实际上“三权分立”制度始终维护在台上的执政党的领导地位,是西方各国保证国内秩序稳定的制度机理。我们以1804年美国违宪审查制度确立的背景为例,来了解下这一问题。当时落选的联邦党总统约翰·亚当斯在卸任前,突击任命了一批联邦党党员为联邦高等法院和地方法院的法官,但因当时通讯、交通等原因,有一部分法官的委任书没来得及发出去。新当选的党总统托马斯·杰佛逊上任后,扣压了没有发出去的法官委任书,其中一个没有拿到委任状人就向联邦最高法院起诉,请求法官判令新总统执行行政命令送达委任书,联邦最高法院法官作为联邦党党员知道如果判决党总统继续发出联邦党党员的法官委任书,党的总统不会执行,联邦最高法院权威会受到损害,在为难之际,发现原告诉讼依据的《司法条例》不符合宪法规定的联邦最高法院管辖权范围的要求,随即作出了《司法条例》违反宪法的裁判,并维护了执政的党总统的权威。可见,今天美国的违宪审查制度是由美国两党争夺法官任命权的诉讼形成的。表面看,两党总统争夺的是法官的任命权,实际上争夺的是对司法权的领导权。虽然某些人鼓吹西方的司法独立和政党不干预司法。但因为司法权的运行掌握在法官手里,每个法官的信仰和政党归属决定了司法权的运行从属于政党,绝不是某些人所说的西方司法独立不要执政党的领导。中国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其政党宗旨是坚持人民,为人民谋利益。正是中国党的政党宗旨,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要求,中国人民才选择中国党作为领导党和执政党,领导和代替自己管理国家事务。政法工作事关国家暴力机器的运行,是和人民基本权利实现的根本保障,是防范和打击颠覆人民行为的重要手段。政法工作的指导思想和价值定位,直接决定政法机关在履职过程中,对国家秩序和个体人民群众的生命权、人身自由、财产权等各项基本权利的安全和保障程度。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在指导思想和价值标准方面,保证了政法工作机构遵从保障人民根本利益的基本出发点,符合党章和宪法的基本要求。《条例》第一条规定“坚持和加强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做好新时代党的政法工作,根据《中国党章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有关法律,制定本条例。”说明《条例》的制定,秉承了党的思想理论、方针政策和国家理论基本学说。在中国进入新时代的历史阶段,坚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能够有效预防、打击和威慑各种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公正处置社会主体之间的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保障国家稳定和经济繁荣,维护人民根本利益,实现中国党的政党宗旨,遵循宪法确定的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发展方向和四项基本原则,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长治久安。

  根据《条例》的规定,政法单位包括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安机关、机关、司法行政机关等单位。政法工作主要是指这些单位实施的各项活动,从国家理论学说看,政法单位属于国家暴力机器,在和平时期,法律允许国家暴力机器使用、器械等武器制止威胁、社会稳定和侵害公民权益的暴力和非暴力行为,以达到维护国家主权,保障,保证国家稳定和有序发展的治理目标,是国家宪法和法律赋予它们的法定职能,而这些法定职责的履行,必须要有正确的方向,才能始终坚持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至上,实现人民授权的根本目的。政法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决定政法机关的履职行为必须符合党的目标,保障人民赋予党的执政权力,始终牢固掌握在党的手里。如果政法工作不坚持党的绝对领导,在面对威胁、颠覆党的执政权力的阴谋活动时,简单地适用形式法律,难以快速有效发挥打击、防范作用,将会致国家和人民群众的生命、人身、财产等处于动荡不安全的风险中,有可能引发国家内部动荡、外部势力侵扰的局面,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毁灭性灾难。

  《条例》这次从党内基本法的角度,旗帜鲜明地提出加强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正是看到了当前一些社会成员对政法工作的本质属性不清楚,在政法工作中片面主张法律形式主义,忽视法的本质特征,在个案和具体执法中,背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根本要求,日积月累不断削弱国家政权的权威和社会权威,威胁社会稳定的基础。对此,《条例》以党法形式加强政法系统贯彻落实党章的根本宗旨和宪法精神,有助于在思想领域和意识形态方面澄清政法领域中一些人员的不正确认知,促使他们在思想上坚定正确的方向,树立只有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才能保障政法机关正确履职,保障政法机关运行的国家暴力机器始终坚定不移地维护人民整体利益和国家根本利益,防止各种利益集团操作政法工作,违背人民授权的根本目标,保证我党实现执政的根本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

  政法机构的具体履职过程,常常决定个体公民的基本权利的实现和被剥夺,司法权一次不正确的行使,可能导致一个公民一生的基本权利不能实现。在当前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强调法官、检察官独立办案的背景下,保证和约束法官、检察官正当合法运行司法权、检察权极为迫切。习总说“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话具有深刻内涵和重要现实意义。在现实社会要实现这个目标,任重道远。首先,在主观方面,需要法官、检察官思想上有明确的信仰,坚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世界观,不受利益驱动实施影响公正司法的枉法行为;在客观方面,需要党加强对司法工作的领导和监督,营造良好的司法公正环境。如某一合同纠纷案件,一方当事人恶意违约,将已解除租赁关系的商厦继续违约出租,收取150多万元的租金,出现交易风险,另一方当事人商厦所有人发现租赁方违约继续出租商厦后连续给租赁方发律师函,要求对方遵守合同,不要再出租商厦,退还租户的租金,恶意违约方置之不理,商厦所有人因此延迟支付收购租赁方公司股权的价款,法院对这一法律关系认定恶意违约方违约获得的150多万的利益较小,守约方因此违约支付股金,损失享受1000万股权价格优惠的利益较大,守约方不应该因为恶意违约人违约获得的较小利益而放弃较大数额的利益,因此判决守约方因违约不享受1000万元的股权优惠,需多支付给恶意违约人1000万股权价款。而恶意违约人继续违反合同的第二项约定,不按时交付解除租赁关系的商厦,直接导致守约人不能向第三人交付商厦并向第三人支付了巨额违约金。法院对恶意违约人的第二个违约行为认为恶意违约人不能预见其违约行为可能给商厦所有人造成巨大损失,故裁判恶意违约人不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在这个合同纠纷案件中的两个法律关系中,都是恶意违约人主观上恶意故意先实施违约行为,客观上给商厦的清场带来障碍和导致商厦所有人不能按时向第三方交付商厦。恶意违约人的行为违的十九大报告和宪法强调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民应该遵守的“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之要求,同时也违反《民法通则》和《民法总则》中的民事行为应遵守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这样的司法判决,从上讲,违的方针政策,违反宪法和民法的基本原则;从社会角度讲,助长了社会不诚信行为,引领了社会错误的价值导向,难以弘扬社会正气。这样的个案直接损害党在人民群众心中形象和司法权威性,也违反习总提出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要求。不公正的司法裁判一旦生效,合法权益受损者若想通过申请申诉、抗诉或信访,推翻已生效的不公正裁判,难度极大。特别是最高法院作出的终审裁判,裁判作出即生效,当事人想申诉,没有更高级别的纠错机构。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在强调法官、检察官独立办案时,需要有一套机制保证法官、检察官能够依法正当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条例》第一条强调坚持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同时第十条规定县级以上党委对本地区的具体事项的政法工作实行领导责任制,在具体机制上完善了党对司法机构的领导和监督机制,强化了地方党委对司法权全程运行的监督和约束。同级党委近距离的领导和监督司法工作,在心理上和外部环境两方面对法官、检察官形成自律的内在动力和外在的权力约束氛围,从而使法官、检察官不敢、不能滥用司法权和检察权,一定程度上能够让法官摒弃枉法裁判的侥幸心理,从主客观两方面推进司法权的公平运行。加强党委、党组对法官、检察官工作业务的领导权,进而保证法官、检察官在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时,从个案做到符合党的思想理论、方针政策,符合法律的立法精神、基本原则和具体法律条文的要求。在思想和价值导向上,遵从司法公正,坚持社会正义和司法正义。

  《条例》规定了党委政法委员会在党委的领导下履行职责、开展工作,应当把握方向,协调各方职能、统筹政法工作、建设政法队伍、督促依法履职、创造公正司法环境,带头依法依规办事,保证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保证宪法法律正确统一实施。明确了政法委的工作机制是在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政法委在履行工作职责时,首先要把握方向。在把握方向的前提下,统筹协调领导当地政法综合工作,保证政法工作始终为人民利益保驾护航。同时《条例》还规定了对于重大事项,地方政法委向同级党委、中央政法委向党中央和党的总请示报告制度,保证了政法工作从基层到中央保持思想统一,领导统一,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统一。并通过完善监督和责任机制,推动政法单位建立健全与执法司法权运行机制相适应的监督制约体系,构建权责清晰的执法司法责任体系,保证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的落实,进而保证对人民权益的绝对维护,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作者为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法律部宪法教研室副主任、法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东方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