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人民网:中国社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2019-02-21 12:58 未知 编辑:admin

  十七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要求“十二五”时期要坚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把民生事业和社会管理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这标志着我国的社会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十一五”时期,我国在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在指导思想方面,以人为本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公平正义正在成为评价发展成效的重要标准,人们的对于发展的主观感受越来越受到重视。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方面,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全覆盖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体系逐步建立,农村新型社会养老保险制度试点稳步推进并有望提前完成预期目标。在社会事业发展方面,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理念正成为各级政府转变职能和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重要理念,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战略在各地普遍实施,包括广播电视、高等教育等在内的混合公共服务的改革和创新稳步推进。在收入分配方面,相关问题诉诸于媒体,研讨于会议,酝酿于政策,进一步完善收入分配体制政策呼之欲出。在社会管理方面,社会管理理念不断创新,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不断深化,社会秩序不断得到加强。这些,都为“十二五”社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尤其重要的是,“十一五”时期我国经济持续发展,在总量上达到33.5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达到3680美元。我国的社会发展和社会建设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根据《建议》,“十二五”时期要把以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促进社会公平公正为目标,大大提高劳动者的工资性收入,进一步理顺个人、企业和政府的分配关系,加速慈善事业和志愿服务事业的发展,力争在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上有更大突破;进一步改革和完善财政体制,构建中央和地方事权与财力相协调的和谐关系,真正建立起覆盖全民的社会安全网,保护人民群众的社会权利;以基层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为重点,加速扁平化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给人民群众提供更加的便利性,不断扩大基层社会就业;加大社会管理力度,完善社会管理体制,提高各级政府社会管理能力和水平,逐步建立起比较完善的社会管理体制,为人民群体提供一个更加祥和的生活环境。

  首先,“必须逐步完善符合国情、比较完整、覆盖城乡、可持续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提高政府保障能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就要求进一步加强中央政府在公共领域和社会领域的宏观调控能力和权威。“十二五”时期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三个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纳入政策考量。它们分别是:夯实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财政基础、使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更大程度上成为中央政府缩小全国范围内城乡差别、地区差别的宏观社会政策、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过程中及早解决公平与效益的关系问题。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就其实质来说是财政体系建设问题,这在十六届五中全会的决议中已经得到明确地阐述。这个战略思想出台伊始,通过强调服务的均等化来解放思想,贯彻公平理念是十分必要的,也非常有意义,目前看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随着公平理念深入人心,在各地区的政策中逐步得到体现后,必须及时考虑均等化的财政体制问题。从国际经验来看,各个国家在提及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战略时多强调财政能力或需求均等化。这主要是,即便是强调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也要通过财政能力均等化来实现。因此,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提法上更具有战略意义和意义。财政能力均等化才具有政策意义和操作意义。不论在何种意义上,财政均等化是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的手段。要把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实施政策和手段放在中央政府在公共领域的宏观调控层次上加以认识。宏观经济调控是中央政府的政策,这个已经没有什么疑问。在公共和社会领域,中央政府的调控政策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考虑得还比较少。其实,可以把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作为中央政府的在公共和社会发展领域的宏观调控政策,作为解决地区差别、城乡差别和社会差别等重大问题的手段之一。如何制定缩小区域差别、城乡差别和社会差别的宏观公共或社会政策应当成为“十二五”时期宏观公共或社会政策的突破口。从国际经验来看,各国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进程中并不一帆风顺,遇到了不少问题,有些值得我们借鉴,其中之一就是如何处理公平与效率的关系。在这个问题上,“十二五”时期,要通过进一步加强政府自身改革和建设,大力培育社会组织,积极发展混合公共服务等来进一步推进公共服务向基层和居民延伸,真正实现公共服务的有效供给,使人民群众满意,使全社会满意。

  其次,“促进就业和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努力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这就要求把完善收入分配体制和合理配置公共资源作为促进“十二五”时期社会公平发展的重要手段。“十二五”时期要在高度关注个体之间、个体与企业和政府之间的收入分配问题的同时,高度关注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差距问题。“十二五”时期,中国面临的社会问题实际上是一个社会进入丰裕阶段面临的新问题。我们需要提升到这样一个层次来认识社会公平发展问题:中国发展失衡由于其内部差异巨大而变得较其他国家复杂得多,这也是人们在进行国际比较时看得不是很清楚的地方,加之中国的宏观政策一开始就没有设计好实现这种平衡性的问题解决方案。在经济启动初始,没有设计好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失衡的解决方案。在经济启动并取得长足发展之后,没有解决好,甚至没有认识到私人部门和公共部门也需要平衡发展。如美国经济学家、哈佛大学教授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德所说,“假设一个社区建造更好的学校或更好的公园和购买更昂贵的汽车能够同样获得较好的回报。通过把注意力集中在汽车,而忽视了学校和公园,这样社区未能使自己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正像一个社会或学校一样,国家普遍的公共服务也是如此。我们在满足自己对私人产品的时毫不吝啬,这几乎是不明智的,而在公品方面极端克制,这也很不明智”。明智的办法是把合理配置公共资源作为“十二五”时期社会建设的核心内容。国民收入分配不仅发生在企业和个人之间,也发生在区域之间,地区之间的发展不平衡最重要通过政府间的转移支付来弥补,在国际上人们将其称为财政均等化过程,因此,“十二五”时期推进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必须加速财政体制改革。

  在完善收入分配体制问题上,要直面深层次问题,不回避发展难题。一是设计体现社会公正的分配方式,即要超越既得利益,又要考虑既得利益,既要考虑中国的现实实践,又要考虑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这的确需要大智慧。中国应当把改革和完善市场体制和机制作为实现公平与正义目标的基础。二是在这个问题上要首先走出对所有制理解上的非私有制即公有制的怪圈,探索各种形式的所有制。在这点上,世界各国有关公益产权、社区所有制、员工所有制,等等探索值得我们借鉴。把对资产占有的设计和探索作为解决当代社会问题的方案和手段。三是要深入研究贫富差距和分配体制问题,必然会碰到诸如所有制、市场机制、社会保障、政府职能以及社会参与等问题,这些都需要认真研究和对待,决不能回避。

  再次,“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加快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社会保障体系是完善收入分配格局,提高人民福祉的基础性工作。“十二五”时期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中央政府应当更多集中在标准制定和转移支付体制的建设与完善,通过标准制定确保均等的技术和要求,通过建设和完善转移支付体制确保地方政府的公共服务供给能力。通过基本社会保障均等化解决社会保障领域享受过高的人群,促进国民收入分配格局趋向更加合理。从更高层次上说,“十二五”时期,社会发展的中心工作,应当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尤其是基本社会保障为切入点,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来展开。通过基本公共服务和基本社会保障供给来进一步改善民生,扩大国内需求,促进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通过实现基本社会保障均等化来进一步完善政府间关系、转移支付体制机制,强化地方政府和基层社会的公共服务能力。在医疗卫生建设方面,要在强化地方政府和基层社会的公共服务能力的过程中,以提高基层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为目标设计基层人事体制机制,积极推进人事制度改革,引导各类人才到基层工作。在推进农村新型社会养老保险过程中,要采取有力措施推进参保登记与缴费和建档管理同步进行;加强金融网点建设,实现养老金及时便利发放;大大提高试点县信息化建设总体水平和新农保业务信息化管理水平,不断提高年轻人的参保积极性。

  还有,“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切实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这要求把为全体居民创造一个祥和有序的社会环境作为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处理好战略机遇期和矛盾突发期的各类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是“十二五”时期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是全社会面临的重要挑战,也是衡量党和政府社会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准。要动员社会组织来治理社会。当政府对于一些公共事务失灵或无力治理时,比如当超出政府管辖、政府能力有限或政府没有兴趣去处理一些公共关心的问题的时候,要发挥治理的独立作用。重视公众利益并不意味着要约束政府。必须完善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网络管理不要仅仅停留在如何防治网络导致青少年犯罪这样一个层面上。全球互联网系统下的个体分布在世界各地、不同国家,在扁平的互联网系统中既可以形成虚拟组织,也可以单独成为主体,又可以迅速形成实体社会组织;在扁平的互联网系统中,国际非政府组织、跨国非政府组织获得巨大便利性;跨国界的卫星电视频道造成了跨国界的收视群体,也造成跨国界的文化传播、文化认同。必须在这样一个层面认识“十二五”时期的社会问题。社会问题发生在个体身上,出现了社会学意义上的越轨行为,导致社会控制失灵。用社学家蒂法妮萨帕塔-曼席拉的话来说就是,“个人的生活的确取决于他(她)所处的社会环境”。社会问题主要发生在基层,与群众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因此,要进一步完善利益协调机制、表达和沟通机制。要进一步完善个人生活的社会环境。这个环境首先是他(她)的家庭、邻里(我们所谓的社区),工作环境。其次才是我们现在经常说的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和谐的社会秩序建设需要艰苦细致的工作。

  在完善社会管理上,要特别重视认同的力量。文化是人类强大的粘合剂,因为交流是文化的本质,也只有交流才能培养人们的认同和社区感,产生人们共同的情感和行为,发现共同生活、共同工作的感觉。从原初文化衍生出来的其他因素,也决不能忽视。凝聚共识,建设强大社区,需要用创新的思想和理念去思考问题,以更大的智慧去解决现实中遇到的具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