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图博新闻门户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想避免重蹈“搜狐”覆辙 网易不容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20-12-04 09:50

  根据最近一个交易日的数据,网易美值达624亿美元,港值达4955亿港元。乍一看,这个数字并无不妥,但是长期作为互联网第二梯队的“驻扎者”,当刚上市不久的公司高歌猛进,毫不留情地超越网易,市值上的差距正在显示一个老兵的无力。

  最近一段时间,美团最高市值一度突破2500亿美元,拼多多超越京东,猛增至1812亿美元,京东则维持在1350-1400亿美元之间,更尴尬的是,今年贝壳找房登陆纽交所不过100天左右,市值已经多次超过800亿美金。算上将要冲击上市的字节跳动、滴滴以及上市中断的蚂蚁金服,似乎今年这些互联网公司一下子都跑到了网易的前面。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年移动互联网浪潮来临之前,张朝阳也是悠闲得很,但后来与搜狐同一梯队的新浪、网易、360等飞奔而去,搜狐自此再没能翻身。

  网易和搜狐是最早一批上市的互联网公司,都在2000年赴美上市,同一年的还有新浪,在当时,这三大门户网站无疑成了互联网蛮荒时代冉冉升起的“新星”。尽管很快百度、阿里和腾讯借助各自在搜索、电商及社交建立的根基,形成了日后三足鼎立的雏形,可把握住资讯需求的他们,依旧过得不错。

  截至2009年12月10日,中国互联网概念股中有三家企业市值超过100亿美元,分别为百度、阿里和腾讯,而网易、盛大、搜狐和新浪等余下公司的市值差距并不大,尤其是加上独立出去的畅游,搜狐实力不容小觑。到2011年,搜狐行至巅峰,市值达42.9亿美元,翻了一倍。

  然而,命运的转折也由此开始,张朝阳在分外热闹的2012年选择闭关,等到他第二年回来的时候,互联网已经不是他眼中原来的模样。

  根据艾瑞2014年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上市互联网企业市值排名中,腾讯市值超千亿美元,排行榜首,百度市值为622.5亿美元,位居第二,网易年末市值增长迅速,排名跻身前三。而搜狐呢?降到了27.9亿美元,360和新浪的市值分别升至99亿美元和56.4亿美元,逐渐拉开了与搜狐的距离。

  网易当前在互联网公司中的位置,多少有些当年搜狐的既视感,腾讯和阿里早一骑绝尘,后起之秀也快速超越网易。不同的是,网易不是在衰退,是停滞。

  市值多少固然不是一个绝对指标,可最直观透露出市场对一个公司未来增长空间的态度,而网易的问题就在于业务成长遭遇天花板。在游戏、教育、电商和音乐四大核心板块中,抛开越来越没有存在感的电商不说,音乐空有庞大用户量却付费率低迷,教育正赶上在线教育的烧钱战争,有道不得不提升营销费用,说到底,最后还要指望游戏。

  张朝阳没闭关之前,也不相信搜狐会没落,丁磊曾数次对外宣称流量已经超越搜狐,腾讯网广告营收也在某一季度超过搜狐广告,可张朝阳说会通过微博等2.0战略提升品牌广告。但是,他没发现当时的搜狐已经没有一项业务能够在业内成为第一,这是一个危险讯号。

  一位互联网人士对此表示,张朝阳的跟随战略过去似乎一直很成功,(他觉得)不一定做老大,做老二也很幸福。

  2009年,搜狐畅游推出《天龙八部2》,不但掀起了武侠网游的,也将公司一举送上纳斯达克。张朝阳信心满满,他认为畅游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进入行业前三,也就是说要挤掉网易或盛大中的一个。

  畅游当时是有那个实力的,至2012年末,畅游果然在季度营收层面一举超越盛大,位居游戏行业第三,对搜狐整体营收的贡献达到一个高峰。

  但是,搜狐以门户网站起家,对游戏的盲目乐观,可能使张朝阳忽视了广告这一最核心变现方式占比逐年下降背后隐藏的危机。到2013年,品牌广告在搜狐营收中的占比已缩小到30%,相反,新浪的广告阵地也在失守,营收占比下降,但这是因为微博收入增长,挤压了传统互联网广告的份额。

  社交、电商、新闻资讯等都在轰轰烈烈地移动化,搜狐却看不到,后来畅游也因为错失移动化,彻底失去与网易、腾讯竞争的资格。

  网易依赖游戏产业,多少年也一直没能改善这种营收结构,第三季度游戏占网易整体收入的比重达到了74.33%。而腾讯游戏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3%左右,同样是第三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接近网易游戏收入的3倍之多,45%的同比增长速度也是网易的两倍之多。

  腾讯和网易在游戏营收上的差距是否还会拉大,背后还潜藏着一个问题,就是发行渠道与内容提供方的博弈。

  丁磊说,未来发行渠道与内容的博弈会更倾向于内容提供方,但这是基于内容与渠道之间正在进行利润重新分配所作出的判断。前段时间,游戏公司征讨苹果税,国内诸多游戏也主动放弃部分安卓渠道,以字节跳动、bilibili、TapTap为代表的新生平台正在崛起。

  所以,前段时间我们看到,一向闷声发财的网易居然主动拉拢了字节跳动,把自己的一款自研游戏交由后者旗下的朝夕光年发行。

  只是网易在渠道上的弱势不会因为利润分配而改变,反而可能会成就字节跳动,为自己树立起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安装量前50%的游戏应用自然安装量降低了5.5%,但通过营销带来的非自然安装同比增长了26.4%,也就是说买量越来越重要。而无论是买量,还是未来传统安卓渠道让位于新生平台,字节跳动都受益匪浅。

  多少年以来,腾讯和网易一直稳居游戏行业第一梯队,网易不愿意看到自己大幅落后于腾讯,更不愿意看到字节跳动来分一杯羹。

  2013年张朝阳“出关”时,对外发了一条微博,“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1.人人都在用微信。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3.好像是开了,民心从骂街和用脚投票变成了建设性和拭目以待,改革开放好像又时髦了”。

  当时,微信横空出世,微博瑟瑟发抖,社交网络打得战火纷飞,而闭关前张朝阳大概还在琢磨自家微博业务能否打败新浪。

  直播爆发前夜,网易算是较早关注直播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虎牙、斗鱼等游戏直播平台大多在2014年相继成立,可网易最早推出的并不是游戏直播,而是秀场类产品BOBO娱乐。此后,网易更是对泛娱乐直播情有独钟,2016年上线的CC直播,除游戏之外,还与明星合作制作影视剧,2017年推出网易薄荷,直接主打明星直播。

  网易自身的直播业务不行,与游戏直播平台的关系也算不上融洽,当初一纸诉状把YY告上了法庭之后,失去了一个最佳的合作对象。比起腾讯对游戏直播的扶持,网易看似并不上心。

  直播之后又迎来了短视频时代,而网易再次无缘战场中心。丁磊说,“其实我们很早以前就关注到了短视频,但是几年前我们内部一直很犹豫,结果失去了一个机会”。

  网易不追风口,是受丁磊强烈的个人喜好影响。从邮箱到门户,从游戏到养猪,从音乐到电商,网易的产品线总是跟丁磊的兴趣相关,这导致一些明明能给网易带来长远利益的业务,却因为丁磊没兴趣而不受公司重视,直播就是如此。如薄荷直播,隶属于网易传媒,而网易传媒的主要业务是网易新闻门户及客户端,直播根本没有获得足够的资源投入。

  回想搜狐也是如此,张朝阳的个人色彩在搜狐尤为浓厚,早在门户时代,有媒体问他,这种个人色彩对公司长远发展好不好,他回答,在美国最后活下来的公司都是个人色彩很浓的。

  早有搜狐,今有网易。很多年前,龚宇、古永锵、李善友、韩坤、陈一舟等人一个个从搜狐出走,自我创业,成了业内大佬,而后唐岩、李学凌、李甬等网易高管纷纷离职,网易非但没有抓住投资的机会,反而与他们的关系都很差。不能人尽其才,这是内部创新的消弭,而说到底,这和张朝阳、丁磊高度个人化的风格不无关系。

  来源:XXX(非中文科技资讯)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转载请尊重版权保留出处,一切法律责任自负。

  诺基亚和5G服务提供商需要说服移动用户为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数据消耗实际支付更高的费用,但是目前的商业模式限制下并未有任何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