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图博新闻门户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头条人物吴秀波:我是一个自由而无用的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2-17 21:54

  搜狐娱乐讯(巫天旭/文 马森/图 李楠/视频)问了很多人,想了很多形容词来定义吴秀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温厚。

  你很难在他身上去寻到得意忘形的痕迹,在各种颁奖礼有关吴秀波的定格画面中,他的姿态永远只有一种——双手合十,鞠躬致意。

  他也似乎从不会被人激怒,就连他饰演的角色都鲜见那种歇斯底里的爆发,以至于在《赵氏孤儿案》中,看到他饰演的程婴怒斥屠岸贾的场面,也会让人觉得有些不适应。

  面对媒体采访也是,记者摆好了架势要和他兵戎相见,期待一场刀光剑影的决斗,他却不紧不慢,开始娓娓道来输出价值观,并且这种输出还并不让人感到反感。最后发现——你试图把他拽到地面说话,最后却被他扯上了天。

  温厚的人固然不让人生厌,但让人疑惑的是,这样的人为何却能在动不动就要靠“力压”来上位的娱乐圈大放异彩。演技好固然是一方面,但除此之外呢?

  他说:“我不敢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因为这样的思考是不理智的行为,我其实是一个自由而无用的人。”

  采访是在下午2点,《北京遇上西雅图》看片会的间隙,坐在面前的吴秀波,啪嗒啪嗒地嚼着汉堡,吃完一个不解气,示意工作人员再给他来一个。主演的电影和电视剧宣传期几乎撞车,吴秀波有点应接不暇,经常连午饭都顾不上好好吃,他说,这样的状态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已从最开始的始料未及,开始慢慢接受时间被专业以外的事务占据。”

  要是让其他演员谈这种心态转换的历程,大多数人的回答都是向外的,他们会说,通过打球、度假等方式来发泄,会说开始学会享受工作。但吴秀波的回答是向内的,他和自己谈判,“我不断地与自己交流,说服自己挣扎是没有益处的,我还得承担自己对别人的意义。”

  他似乎总是爱如此折磨自己,比如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纵然坊间已经出现他与海清、汤唯的三角恋版本,你在他脸上依然也看不到任何的情绪,“我尊重所有人的态度,有人通过绯闻寻找快乐,那是他生命的,他的是否伤害到我,那是我自己的问题,即使有不快,我面对的也是自己的不快,不能因为你喜欢听菲尔科林斯,就去指责人家喜欢听凤凰传奇。”

  这种“内伤”式的处事哲学,在吴秀波饰演的角色如刘新杰,康凯身上其实都有体现,但落到现实里,始终还是让人难以相信——吴秀波说他只是不想去伤害别人,但在很多人看来,吴秀波的这种处事哲学,其实是在嘲笑自己的同时,嘲笑全世界。

  他也不急于辩解,突然问:“每个人都见过蚂蚁,但你能说清楚你见过的具体是哪一只吗?别人会犯的错误,其实也是我自己会犯的错误,何必要去嘲笑,那也不能解气。”

  还是太不相信,对于充斥着明枪暗箭的娱乐圈,吴秀波不仅能做到心如止水,还能以一种温厚的态度,与它和睦相处。

  吴秀波说:“我没有敌人,任何人和我交谈都伤害不到我,我唯一的敌人是我自己,我注定要和自己待一辈子。”

  听完吴秀波说上述这段话,会认为这个人理性得可怕,但这又与他在圈内的一些传闻不太相符——《黎明之前》大火之后,有大导演找到他拍戏,他固执地说自己演不了,拒绝了。身边的好多人都对此不理解,吴秀波此前吃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靠一部戏火起来了,却不趁热打铁;《赵氏孤儿案》里他演的程婴好评如潮,彻底秒杀电影版,但拍完之后,他却对经纪人说:“这种戏你以后别给我接了,虐心,让我演得轻松的爱情片吧。”

  吴秀波承认,他在孩子的身上受益很多,尤其是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对人生的态度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孩子身上有很多简单的东西,他们通透,对所有事情都信以为真,以后反倒变得复杂了,开始建立所有的防备,自以为是地活着。每个大人都骗孩子,这个世界是完全美好的,你认真学习就会超过别人,但其实每个大人都没有真正的答案,他们在对自己生命疑惑的同时,还去教诲别人。演戏也是这样,有时,我在痛斥对手的时候,内心其实是认同对手的。”这种对孩子的认知,也投射到吴秀波对自己孩子的教育上,“面对他们,我尽量少说话,因为说的都是错的。”

  吴秀波说,他觉得自己真正长大的标志,是认识到自己的无知了,“我确实不是一个特别上进的人,也不是拥有什么能力的人,靠信以为真活着,我享受孩子那种自在的状态,挺快乐的,能很清楚地认知到生命的位置。”

  但这样的孩子气,又无法解释吴秀波如此看重欠下朋友的每一笔人情债,他现在手上有三部戏,最短的只拍一天,最长的也不过拍一个星期,全是帮朋友忙,除了拍戏还得宣传站台。

  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理解吴秀波见人必鞠躬的举动,总觉得这样的人活得不够真实、率性,也会觉得这种把自己放得低到尘埃的态度,源于懦弱,亦或源于内心深处的脆弱。

  吴秀波坦言他不喜欢对抗,“从我们生下来,我们就在学习对抗,要锻炼身体,对抗疾病;要工作对抗失业;极致一点,要想在别人身上拿到更多东西,于是就有了战争,渐渐会发现,这种对抗其实挺危险的,于是我们开始去学习相互尊重的生存方式。”他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见人先鞠躬,是首先给别人尊重,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理解对方想要的”。他还认为,尊重还有更深的含义,这里面包含了真诚和牺牲,这些东西在很多名人身上有,在Frank这样的普通人身上也有,只是呈现的方式不太一样。

  想试一试他是不是真的那么淡然,不怀好意地问,喜欢吃香菇菜心还是回锅肉?他果然没有回击,只是笑着说:“可以两个都选么?”。

  和吴秀波相处久了,发现他身上其实是有弱点的,比如面对女人。当天一同采访吴秀波的,还有一家时尚杂志的两位女记者,当她们发问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能明显感觉到吴秀波猛然的松弛,他好心地帮对方调整着录音设备,安抚着对方的紧张情绪,还主动提出把对方带来当做道具的儿童酒打开,干一杯。这样的吴秀波,让两位女记者都有些受宠若惊。

  他对于女性的好,他身边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这种好倒不是和情爱有关,比如很难想象,气场强大的吴秀波,在公司里最听命的人是他身边的“80后”女助理;母亲住养老院的事,他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但时至今日,他的回答依然是:“我必须尊重她的决定。”

  这种好,甚至可以从他的绯闻对象身上窥探到,居然有女明星,在和男明星传出绯闻之后,做的事情是向男明星道歉,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汤唯,可见吴秀波在汤唯心中的印象分有多高。

  问他为何总常在女性面前露出自己最柔软的一面,甚至经常缴械投降,吴秀波说:“对于孩子来说,女性都是神圣的。”

  吴秀波,我听过一个教诲,觉得挺受益的,当人的无法被满足,就会出现恐惧和愤怒,你的心里面会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说忍一忍,另一种则说去战胜他,其实我们不要试图去用一种声音控制另一种声音,我们让他们相互关照,和解,让它们像两兄弟一样。人当然都有,但我们可以尝试用技巧去调整和控制。

  搜狐娱乐:可是我依然无法相信,面对环境的改变,面对成名,你内心不会有变化?比如你曾经说你是个无用的人,现在依然这么认为么?

  吴秀波:我现在只要放弃回答,立刻就能回到那种状态,也许没有人会信,你们看我穿得很华丽,但我其实一直在锦衣夜行,得了便宜只有自己知道。

  吴秀波:可能也是因为演了《北京遇上西雅图》吧,它是离我最近的创作阶段,唤醒了我身上压抑着的状态。

  搜狐娱乐:有观众不能理解Frank为何面对文佳佳的离开,选择了独自伤心,而没有追上去,留下她?

  吴秀波:鉴定一段爱情是好事坏的标准,其实就是看能否好好分手。中国有句老话,是最好交情见面初,两个人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是还没确定爱情关系的那一段,两人平等、自由、彼此付出,充满感恩,如果这时候对方离开,相互都会回手相送,给予祝福。只是我们不习惯把彼此的关系停留到这一段。

  吴秀波:去旅游,写东西,也想过航海,我特别喜欢听郑智化的《水手》,总梦想有朝一日,能有一艘船,带着我的孩子一起去漂流。

  其实按照娱乐圈对男星的审美标准,吴秀波无任何优势可言,他还显得有一些邋遢,问他为什么要留胡子,他说:“一方面是不想去打理,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自己随意的穿着显得太突兀。”

  我带着这样的问题去采访,收获一堆形而上的回答,想了两天,最后自己总结出了答案—— 所谓成功,需要具备三要素:学养、俗眼、童心。对号入座,吴秀波全中。

  准备了满满一页的采访提纲,一到现场才发现是白搭,吴秀波像是一位深谙了九阳神功的心法口诀的高手——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冈。我任何处心积虑的问题,到他那里,都被化解于无形,最后还被他影响。我发现,这是一个很难让人去挑出毛病的人,他甚至会把自己的优点都隐藏得那么深,和他对话,永远不要去妄图在他身上去寻到一种强烈的感彩。因为纵然他一念之间有万水千山,说出来的也不过是平常。

  我是一个极其讨厌别人向我输出价值观的人,但和吴秀波聊完,听过这些故事,我却开始不由自主地信仰吴秀波的一些价值观。

  他的经历已足以让他强大,可偏偏他对这样的经历还有着非常多的思考,并将这种思考践行到自己的人生路上——这样的人,在娱乐圈自然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