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图博新闻门户网!

全国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军事 >

军事观察:伊朗核问题的军事和国际政治含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12-05 00:31

  随着伊朗8月10日拆除国际原子能机构贴在伊斯法罕铀转化工厂设备上的封条、重启铀转化活动,伊朗核问题再起波澜。伊朗方面在表明强硬核立场和灵活外交姿态的同时,再次强调核武器不符合伊斯兰教义、伊朗从事的是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这是它应有的合法权利。伊朗方面还从敏感、关键的技术细节上着重加以说明和澄清,即它进行的是低浓度的铀转化活动,而且没有像有人所说的那样,已经拥有了数千台离心设备——也就是说它即使重启铀转化活动,仍离用高浓度气体经过数千次化学工程转化提取武器级金属铀相差很远。伊朗这种在技术上首先保持“最低限度核活动”、在法理和道义上不违背国际公法和谈判责任、在外交上有条件地继续敞开谈判大门、在军事上以“可以有比美国更多的选择”的声明加以抗衡的多管齐下策略,弄得美国、欧盟等方面的确很头疼。

  针对事态的最新发展,以色列军情局长表示:“除非出现不可预见的拖延,否则伊朗将于2008年成为核国家,而不是美国媒体最近报道的十年之后。”这和在伊朗拒绝了欧洲提出的解决伊朗核问题一揽子提议后,以色列一直向美国施压、要其对伊朗采取强硬政策的传言是一致的。德国和俄罗斯已明确表明了坚决反对以非和平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的的立场。美国的反应比以往要低调一些,但近日一改原先减少伊拉克驻军数量的计划、宣称要保持军力至2009年,应当与伊朗的行动不无关系。美国当然不会相信“低浓度的铀转化”的概念,因为铀转化技术本身才是关键;美国也不会认同“核武器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解释,因为巴基斯坦就有核武器,而且教和佛教教义都是宣扬爱人和慈悲为怀的,但是美国和印度一样拥有核武器。核活动是军民两用的,在一定条件下天然带有挥之不去的军事和国际政治含义,否则像日本这样有国际条约限制的战败国,就不会由于国际国内条件的变化、因其通过和平利用核能已经拥有1406吨六氟化铀(截至2005年3月底)和大量的天然铀、贫化铀、浓缩铀、钚、钍等等,而发出要求摆脱“无核三原则”限制、发展核武器的噪音了。

  伊朗核问题的军事和国际政治含义,即使在眼下并没有造出核武器的情况下,也已经显现出来了。根本的一条就是从军事和政治上对美国的“大中东战略”发起了挑战,造成了很强的战略牵制,并且和“朝核”问题形成了某种战略呼应。而且其潜在的军事和政治压力远不止于中东地区:美国国际和平基金会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称,到今年年底,巴基斯坦有望拥有50至110枚核弹头,核打击能力将赶上其邻国印度。如果再有一两个伊斯兰国家拥有了核武器,那么美国在广大的亚非地区就不得不“有事商量着办”,而这就意味着它的势力在全球的全面退潮。美国花在战略导弹防御计划上的钱也要“打水漂”,因为在没有人要打它的情况下,它本身“出门办事”就很不方便了。事实上,以色列沙龙总理从“定居点之父”到“定居点摧毁者”的转变,同在巴基斯坦那里终于有了“伊斯兰的”不无联系,而且也和伊朗核问题的“拖累”有关。因为如果想用军事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美国和以色列就必须调整与广大伊斯兰国家的关系。现在美国在伊拉克驻有那么庞大的军队,并且很可能还要增兵,仅为了对付伊朗就既不能撤,又不方便打,已经在军事和国际政治上显现出很大的被动,而且以往的美以“神圣同盟”也已经出现颓势。

  伊朗核问题的军事和国际政治含义,放在美国拥有超强的常规战争能力和施行单边主义的国际大背景下看,就更加清楚了。原先伊朗等国家追求拥有“伊斯兰的”,主要是针对以色列的占领行动和核活动。但是后来情况有所变化:在美军空袭利比亚的利波里和班加西、入侵格林那达和巴拿马以后,特别是很成功地打赢第一次海湾战争以后,引起了许多国家、特别是弱小国家的不安,刺激许多国家强化了核兴趣,力图依靠“核盾牌”抵消那种超强的常规战争能力和单边主义威胁。现在这个问题依然存在,伊朗核问题、“朝核”问题不过是这种国际大背景的突出表现而已。伊朗是一个石油能源大国,照理讲它在经济上并不那么需要发展核电,从科研角度看也不需要铺那么大的核工业摊子;如果说现在伊朗很想拥有一点也不奇怪,因为美军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后,它受到的军事和政治压力实在太大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伊朗核问题反映、代表了一种抗衡尖端高技术常规武器的国际军事政治斗争方式。

  伊朗核问题的军事和国际政治含义,还体现在伊朗通过它反而改善了自己的地区大国形象,提升了国际地位,特别是树立起了在伊斯兰世界的威信。在“霍梅尼”以后,伊朗长期被国际社会视为激进、“另类”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比较“边缘化”,伊斯兰国家同它的关系也比较冷淡。在这次处理核问题的过程中,伊朗以哀兵必胜和“硬碰硬”并用的姿态出现,将“有理、有利、有节”拿捏得相当到位,也积极展开对包括伊拉克在内的伊斯兰国家的外交活动,充分展现了成熟的政治智慧和斗争技巧,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和重新审视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在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分化得很厉害、并且存在某种政治真空的情况下,这种势头的未来意义是很难估量的。